你想要的都不在這裡

 

2017年11月30日 星期四 第一百一十四天

 

其實都是一樣的,不管這裡那裡,現在以後,都是一樣的,唯一的差別只是你如何待這些必須要流過的時間而已。

這是一個關於旅行關於打工度假關於家人的故事。

後來,我因為阿公身體的關係,在那裡待不到四個月就回到了臺灣,我慶幸自己有回來,這樣我才可以參與他最後那段變回蜷曲嬰兒的日子。

我們在今年一月完成了喪禮,至今我仍然會時常想起他。

跑步和游泳可能是我唯一確知自己能夠完成並且對自己有益的事情,其他事物都有風險,都有比較,但跑步不會、游泳不會,我只會跟自己比,感覺哪天呼吸比較順,哪次游起來感覺很輕鬆,就是這樣而已。

 
 

無盡閃亮的哀愁 The Boy Mermaid

 

一個流連在三溫暖的過氣童星,跟一個走上陸地的人魚,一個存在於現實、一個存在於夢境,當他們彼此交錯便難分虛實。

檯面上的沮喪帶來檯面下的狂放,然而不論是瘋狂地追求性、或飢渴地尋找愛,追根究柢總因為兩字「寂寞」,這是一段了解愛的旅程,終點在哪裡沒有人知道,只能在一個個中繼站歇息,也許繼續走也許就停留,又或是遙望那遙遠遙遠的起點,眼神閃著往日光,嘴裡嘆著氣。

當他唱著歌,在舞台上閃耀,誰能看見無盡閃亮背後的哀愁?

他是林士豪,他是The Boy Mermaid。

 

衣櫃裡的我與父親

 

出門前,襯衫還是帽衫?休閒還是正式?見面前,安全牌還是嚇死人?三宅一生還是MICHAEL KORS?

今天要出門與父親會面,但到底要穿什麼!我有一萬件衣服,卻選不到那件最萬無一失的。

父親,這個詞,這段關係,到底代表什麼?

在父親消失八年後他又出現了,這次會面後,他將永遠離去,他是愛我的嗎?我讓他驕傲嗎?他是誰?

我鎖在自己的衣櫃,我鎖在自己的小房間,我鎖在一個無法釐清的時尚穿搭題。

而世上是否找得到一件永遠不會退流行的衣服?

這是一個有關我衣櫃的事,一個我與父親的事,一個我放在心底很久了,很想分享的故事。

 

欸,我要回\去囉!到了打給你。

 

一場送貨體驗;快遞員小龍女領著觀眾走過一個個出發地與目的地。

包裹裡包裹著游移的問題與答案,而當她必需快速且謹慎地傳遞著他人所需,是否也能讓她感到滿足?

她最想回\去的地方連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,她只知道,她要想辦法活下去。

杯傷茱麗葉

 

熱播電視劇《杯傷茱麗葉》劇情高潮迭起!

這是一個演員到飲料店避難的故事,為了躲避現實的追殺,她化身成為一位飲料店員。

她將打工視為一場表演,點餐的每一句話,都當成台詞細細琢磨;調製飲料的動作,都反覆練習到可以信手拈來。

在同事面前,她必須偽裝她是演員的真相,避免惹禍上身。

日子一天一天過去,演員突然想不起來,自己是一個演員還是飲料店員?

那些已經習以為常的工作,是她的表演已達出神入化的境界?

還是她就是一個飲料店員?

她再也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誰,要是離開這裡或許可以找到答案。

但離開這裡,現實還在外頭等她。